心理表征与知行合一

 行业资讯    |      2021-06-30

听《刻意练习》这本书,里面提到一个概念是心理表征。
书中的例子是象棋。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如果盘中的棋子摆放是真实的合适划定规矩的棋局,棋手们就很容易记住。但若是胡乱摆放的棋子,便难以被记住。这是因为,棋手对于棋局建立了心理表征。越是高明的棋手,越能更快判定棋局形势,作出更正确判断。很明显,如果靠逻辑推理和推演,判断就会慢许多,而通过心理表征,判断甚至会即时出现。
这种即时性,同开车时发生的事情并无二致。不同的是,开车时判断的即时性,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一秒之差,天人永隔,可不是说着玩的。对于从未开过车的人来说,开车像是一项高度复杂的事情,手脚眼并用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路上遇到的各种可能状况。只要想象一下,世界上最顶尖的科学家奋斗了数十年,都未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自动驾驶,就知道判断路上的各种环境是一项何等复杂的工作了。然而,对于拥有心理表征的老司机们来说,似乎并非何等复杂的事情,甚至许多人经常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尽管这并不是一个好习惯。
书中还列举了伦敦出租车司机考试的例子。作为道路最复杂的地表城市之一,据说在伦敦,一个新来者依靠导航是无法到达目的地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坐出租车。所以伦敦的出租车牌照发放很是严格,考试的司机至少要学习三年以上,主要是认路。考官会说出某个恍惚的地方,好比房子前有一座拄着一根手杖的小雕像,而考试者必须马上出发,并选择**的路线到达目的地。导航可远不能做到这一点,这是人类的心理表征打败计算机的又一个例子。
我曾经看过一篇科幻小说。一个倒霉的家伙被发配到某个荒漠的星球,度过漫长的岁月。上头过来检查的人在记录当地湿度的数据时,却发现湿度表坏了。倒霉蛋伸出舌头舔了一把,说出了当时的湿度,跟修好湿度表后测出的数据相差无几。他已经建立了关于湿度的心理表征。

知行合一
王阳明的知行合一到底应该如何理解呢?至少有两个方向吧。
第一个方向是改变行,这也是主流的方向。大教育家陶知行有感于此,改名为陶行知。知识和道理就在那里,圣人的经典早已写就,能够背诵的人也不少,但这世上总有太多嘴上说一套,背地里做一套的人。知行合一的行,便显得可贵起来。我们可以,也应该掌控自己的行为,是吧?
第二个方向则从知入手。我们不能正确的行,乃是未能真正的知。前面说到的心理表征,就是一种真正的知。
王阳明曾表达过,他所说知行合一里的知行,本是不可分割的一回事,为了方便大家理解,才分割开来,说个知行合一。
在我看来,两个理解方向并无好坏之分,它们从不同的落脚点走了两条不同的道路。
第一条道路,是实践出真知,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们要不断深化自己的行,来实现知行合一,讲求从行动中证悟真知。
第二条道路,说的是,在知行合一中,知是很挑剔的,一些阿猫阿狗可不能算作知。这个世界上,数据许多,信息许多,知识也许多,然而能够用的,只是沧海一粟。这里的用,是指导实践,是可以用做知行合一。说的直白一点,就是能用来作抉择。
生命的每一个分叉口都要做抉择,而且要害的抉择就那么几个。在做抉择,尤其是要害抉择时,我们是如何思量衡量的?有哪些数据、信息和知识影响了我们?最终的后果如何?其后果,若是好的,是否受益于自己知识的充盈,若是坏的,是否受限于自己知识的贫瘠?
这样的问题,确实值得好好回忆一下。

心理表征与生理表征
生理表征是我按心理表征造的一个词,或许真有这样一个词,但我在这里要表达的是,心理表征对于人的影响,其实和生理对人的影响,其方式和程度,是一样的。
身高和弹跳能力对于篮球运动员,修长的手指对于钢琴师,大长腿对于模特,都是生理表征对于人的影响。其方式是某种稳固的结构,其程度是建立巨大的优势。
心理表征也是这样的。心理看上去是一种精神类的东西,是没有实体的。然而,与我们的常识相反的是,每一种心理表征,都会在大脑里形成某种牢固的结构。书中的叫法是特定的神经联接,诸如此类。其带给人在特定领域中的优势,同样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所谓专业壁垒。
在专业领域,专业人士通过心理表征,可以一眼看到尾。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讲的就是这个道理。譬如医生看病,老师教书,足球运动员踢球。
我还记得韩寒曾写过一篇文章,说到他们一群爱好者被三流专业队伍完虐的经历。没踢之前嘴炮很响,以为自己是亭林罗纳尔多,然而即使是在三流专业球员面前,依然是被秒杀。心理表征和生理一样,差距是物理上的有与无。

犹豫不决时的心理表征
就像弹跳够好,身高够高,就能摸到篮圈一样,有相应的心理表征,就能在相应的领域杀伐坚定。
这和吃饭喝水一样流畅自然,也同摸篮圈一样简单明了。是知行合一的最好例证,也是知行本是一回事的最好诠释。
我知道,我做了。我做了,我都不知道自己还要先知道,似乎也不必先知道。
但总有些抉择让我们犹豫不决,而且一些优柔寡断的人习惯性犹豫不决,这却是怎么回事?
首先,再优柔的人,也不会在吃饭时纠结于用左边的牙齿嚼,照旧用右边的牙齿嚼,照旧两边同嚼;同样不会在喝水时纠结是该小口啜饮照旧大口的猛喝,照旧只是正常的喝。大多数人已经自三岁起,便建立了吃饭喝水的心理表征。
其次,考虑的再多,最终仍是靠直觉作出选择。再犹豫不决,该下的决心照旧得下,还作的决定照旧得作。犹豫纠结也好,衡量斟酌也罢,所有的历程最终形成了最后抉择前的直觉。这个直觉不形成,就会一直纠结或者斟酌下去。
最后,不管学习了何等先进的知识,建立了何等先进的知识结构,决策模型,或者其他诸如此类的体系,最后决策时,性格,老例,周围的人,都会带来更为深刻的影响,因为它们离心理表征更近,离直觉更近。
在一颗犹豫不决的大脑里,恐怕不是理性和直觉在打战,而是各种不同的直觉在打战。

将理性写入直觉
因为在决策时,理性根本上不了桌,所以,为了哄骗理性的力量,就要把理性写入直觉。
我想许多人同我一样有过这样的经历:不断重复写一个字,慢慢的会觉得这个字越来越不像了,似乎成了另外一个字。同样的现象也可能发生在盯着一个字看了好久之后。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环境?我以为这是已经写入直觉的理性重新抬头从直觉中脱出的后果。
正如乘法口诀一样。理性的计算9×9,那就是9个9相加,需要计算9次。口诀更像是一个打包历程,让后果直接呈现。
这在本质上和认字,开车,游泳,象棋,甚至是吃饭与喝水有区别吗?
恐怕只是复杂度上的差距。
那些专业技能,钢琴,手术,演讲,伦敦出租车司机,为了将过于复杂的理性写入直觉,需要付出更为艰辛的努力。

与编程的类比
计算机编程需要算法。算法可以看作知识。算法当然是很有用的,可惜它不能直接用。
将算法实现,编码出程序,即可运行,终于能用了。这个历程,也可以看作是吸收知识建立心理表征的历程。
许多程序都是专用的,心理表征也是专用的。隔行如隔山嘛。
即使看上去类似的领域同样不行。固然象棋和围棋模拟了战争,但象棋大赛、围棋大赛的冠军来到真实的战场并非就能成为长胜将军。同样的,将军们也并不一定能获得棋类冠军。
不过编程的类比还能带给我们更多启示,因为编程的世界有函数,有子程序,有对象的类与继承,有应用接口和API,有各种形式的代码复用。心理表征也可以有复用。
或许,就像越复杂的软件系统需要越复杂的编程技术和越精巧的代码复用,越复杂的专业技术体系也需要越复杂的心理表征体系和心理表征复用。

好比医术,不仅需要厚实的理论知识,还需要充足的临床经验,且也少不了良好的心理素质。



知行合一的技术问题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知行合一挺玄的,有点跟禅定是类似的味儿。

但没想到,知行合一也能成为一个技术问题,并且像所有的技术问题一样,有确定而清晰的路径。

怎样地确定清晰?就跟一个编程问题一样的确定而清晰。源代码,0和1。

知行合一就是一个往自己大脑「编写」心理表征的问题。


上一篇:心理学家:安全型依恋的宝宝,人格更加完善,而关键期在0到3岁
下一篇:学点心理学